1 1 4 配资吉林信托双罚单的背后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焦煤期货-股票期货配资_2020十大股票杠杆网站

辞旧迎新之际1 1 4 配资,来自监管层的两张罚单令深陷信誉风波中的吉林信托雪上加霜。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吉林信托高管层并不太平,贪污受贿、涉嫌违纪、卷入内幕交易等屡屡与吉林信托联系在一起,信誉风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同时公司内部盈利能力欠佳,不良率高企,风控问题成为隐忧。

“吃”监管双罚单

1 1 4 配资2017年8月吉林信托董事长李伟&ld1 1 4 配资quo;落马”事件还未平息,近期证监会一纸公告,吉林信托前任董事长高福波涉嫌内部交易被罚一事暴露在公众面前。

据悉,2015年高福波在任期间,曾通过“吉林九圣”和“长春恒信”账户与森工集团董事长柏某新暗箱操作吉林森工股票,涉及内幕交易、超比例持股未披露以及在限制期内交易等多项违规行为。对此,证监会对其做出没收违法所得4373.32万元,并处4373.32万元罚款。对时任吉林信托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高福波给予警告处分,并处以20万元罚款。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吉林信托市场部人士对公司发展情况进行询问,上述市场部人士表示,现任领导还未到任,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

而对于此次证监会对吉林信托高管涉嫌内幕交易的行政处罚力度,业内普遍认为在监管高压下此次处罚力度还是较高的。“从今年监管的罚款力度看,均比较严,也开出了很多大额罚单。根据证监会公布的数据,2017年全年做出行政处罚决定224件,罚没款金额74.79亿元,同比增长74.74%。所以,证监会单笔罚款金额在3000多万元。综合来看,去年整体罚款力度比较大,吉林信托的罚款额也是依据违法所得而定。”一不愿具名的资深研究员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除了证监会的监管罚单外,吉林信托于2017年末还收到了来自银监会的罚单。2017年12月28日,银监会官网新增一张信托罚单,根据罚单公示,吉林信托因开展关联交易未执行事前报告制度被罚20万元。“吉林信托被开罚单较多,也反映出公司在管理、内控和合规方面存在较大问题,对公司也会带来比较大的负面影响。”上述分析人士如是说。

信誉风波不断

事实上,在此次前任高管内幕交易风波之前,吉林信托就饱受高管动荡的困扰。在吉林信托过去的三位董事长中,两任董事长因贪污受贿、涉嫌违纪等行为“落马”。

其中,吉林信托第一任董事长张兴波因犯贪污罪、受贿罪,在2009年被判死缓。2007年6月,第二任董事长高福波掌舵吉林信托,2014年吉林信托爆发“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兑付纠纷,涉及金额合计9.724亿元。2015年10月,吉林省政府免去高福波董事长职位,李伟接任吉林信托董事长。

不过,在2017年8月,吉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发布消息称,“经吉林省委批准,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白山市委原书记李伟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而种种负面新闻也不得不令此前一直推进的重组事项暂时搁置。

“高管动荡,一方面会造成内部管理缺失,造成业务流程停滞或者内部管理混乱等问题;另一方面,会造成制度或者业务的不连续性。”上述研究员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那么问题缠身的吉林信托未来将何去何从?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介绍,从合规发展的角度说,主要还是需要公司内控制度的严格执行,股东和管理层的制衡机制完善和执行,以及公司内部部门之间的有效制衡,特别是划分清晰权责关系。从业务发展的角度说,在合规的基础上,积极探索政策层面鼓励的方向,拓宽业务范围和业务区域,优化交易结构,根据新时期新业态,不断开拓创新,立足于促进东北地区发展的同时,采取走出去引进来的战略。

公司盈利微薄

作为一家发展多年的国有控股信托公司,吉林信托并没有凸显出发展优势。近年来,吉林信托营业收入、净利润等指标常年徘徊在行业中下游,不良率高企。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吉林信托2014-2016年营业总收入指标不难看出,吉林信托盈利微薄,近三年营业收入稳定在2亿元左右。年报数据显示,2014年吉林信托营业收入仅有2.18亿元,在67家信托公司中排在倒数第二位,2015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小幅下滑至2.06亿元,在营业收入排行榜中排名靠后,2016年吉林信托营业收入上升至2.24亿元,但是营业收入排名依然排在倒数第二位。

从梳理的净利润指标来看,2016年年底吉林信托净利润达3.09亿元,较2015年底的5.23亿元减少41%,信托行业净利润排行榜中,吉林信托净利润排名也从2015年底的43位下滑至57位。

此外,吉林信托也常年面临高不良率的压力。吉林信托官网数据显示,2014-2016年,吉林信托不良率均高于20%,分别为35.25%、23.25%、22.87%,尽管坏账率已有显著缓解,但是总量仍居高不下。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卿表示,“不良率过高说明信托公司在经营管理能力、风险控制能力、资产管理能力、投资能力等方面的问题还是比较突出,如果有兑付压力,会消耗资本,侵蚀利润”。

谈及近年来信托行业的发展趋势,上述研究员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不仅是吉林信托,实际上整个信托业营收和利润增速都在下降,特别是目前通道业务受到收缩。信托业未来转型的方向是发展主动管理业务,增加资产配置的多元化。对于中小信托而言,应该专注于某细分领域,发展出特色。

北京商报记者王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