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指期货的平仓费用上市公司控股权争夺激烈 大股东反击连续上演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焦煤期货-股票期货配资_2020十大股票杠杆网站

之前因举牌而受到关注的金融街、新黄浦和农产品,近日开始上演控股指期货的平仓费用股权争夺战,控股股东大举增持予以反击,捍卫上市公司控股权的决心表露无遗。

业内人士认为,外来资本通过连续举牌获得上市公司控股权并非易事,但这反映出A股部分板块和公司估值已对产业资本构成吸引,资本市场平台越来越受到产业资本的重视。

大股东反击连续上演

自今年3月5日中科创首次举牌以来,新黄浦(600638)上演控股权之争。上海市中科创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对新黄浦进行了三次举牌,4月28日拿下了新黄浦的控股权,共同持有新黄浦9571.9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06%。然而,仅仅数天之后,原控股股东上海新华闻投资有限公司也以增持的方式狙击中科创,重新夺回了新黄浦的控股权。

5月6日晚新黄浦发布公告称,截至4月30日,公司股东上海新华闻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公司1.0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92%,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新华闻投资于2013年10月24日通过大宗交易增持新黄浦股票469.96万股;于2014年3月18日、19日,通过大宗交易分别增持347.5万股、786.6万股;于4月30日通过二级市场增持889万股。

面对生命人寿对农产品(000061)的连续举牌,农产品的控股股东也大举反击。农产品公告披露,截至5月5日,控股股东深圳国资委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将持股比例提高至29.9999%。深圳国资委自2013年1月24日认购农产品非公开发行股份后,截至目前,已股指期货的平仓费用累计通过深交所竞价系统增持公司股份1133.28万股。而农产品一季报显示,深圳国资委以及一致行动人远致投资合计持有公司29.53%的股份,这意味着深圳国资委增持股份中超过800万股都是在今年4月份后增持的。

生命人寿之前多次举牌农产品,生命人寿累计持有农产品3.39亿股,持股比例为20.0007%。深圳国资委4月份之后的大举增持,或是为缓解生命人寿争夺农产品控股权的威胁。

金融街(000402)的控股股东北京金融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也开始反击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金融街5月6日晚公告称,金融街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深交所系统增持了5500万股,占金融街总股本的1.82%。增持完成后,金融街集团总共持有的股权比例为29.74%。这一持股比例逼近30%的要约红线。在此之前的4月15日至4月18日,金融街集团刚刚增持了金融街4158.1864万股,占金融街股份总数的1.37%。

金融街集团增持被视为是对安邦保险举牌的反击。截至今年4月25日,安邦保险旗下的和谐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通过二级市场交易累计持有金融街股票已达1.51亿股左右,占公司股权比例5.000003%。对比金融街一季度股东榜可判断,和谐健康已居公司第二大股东。

低估值催生增持潮

对于金融街被保险资本和大股东不断增持的现象,海通证券认为,其首要因素仍是其估值处于历史底部,不论是大股东还是保险资本,均对公司中长期价值看好。安邦举牌后大股东继续增持,显示出大股东捍卫控股权地位的决心。

深圳当地一私募基金投资经理指出,生命人寿控股金地集团与举牌农产品,都是为了上市公司拥有的地产资源。4月9日,佳兆业与生命人寿联合体以54亿元的总价成功拿下深圳“大鹏下沙滨海生态旅游度假区整体开发项目”地块,生命人寿控股金地集团后,可能依靠金地集团地产开发方面的资源,去联合开发这个整体项目。生命人寿举牌农产品,除了农产品本身估值低,农产品背后的土地升值潜力也是重要因素。农产品的批发市场地处深圳市区,一旦搬迁到市外,农产品的批发市场地价将大幅升值。

另有公募基金分析师认为,目前地产股股价接近历史底部,很多地产公司的土地储备价值很高,保险公司的投资资金相对长期,尤其是寿险达到几股指期货的平仓费用十年,与地产投资期限相匹配。另外,前段时间险资在不动产方面的投资比例放开,投资不动产类资产的账面余额由之前合计不高于公司上季末总资产的20%提升至30%,也是近期地产被他们增持的原因。

二季度以来,净增持现象再度出现,产业资本已开始悄然做多。4月份,共有40家上市公司获得增持,累计增持15.13亿股,累计增持市值124.34亿元。有11家公司被增持超1000万股,分别为:金地集团、金融街、农产品、中百集团、阳光城、中弘股份、华夏幸福、新黄浦、丰原药业、精伦电子、陕西煤业。

“举牌往往会发生在股市由熊转牛阶段。”有分析人士指出,A股市场密集出现举牌事件,一方面说明资本市场的价值被低估,另一方面也说明资本市场平台被实业资本所青睐。

股东积极主义发挥作用

广发证券研究员陈果指出,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不论是公募私募还是保险,不再满足于被动地进行价值投资,等待上市公司股票价格的上升,而是积极主动地去争取实现自己的股东利益,他们纷纷举牌,买入相当份额的股票,试图进入董事会,影响企业决策,改变企业运营从而提升其公司价值。这就是欧美资本市场已实践数十年的股东积极主义。

陈果认为,那些中小市值、大股东持股比例低、股权相对分散的公司容易受到资金的关注。一是拥有充足自由现金流的公司,能够为控股者所利用;二是具有大量土地储备的公司,这些土地在入账时以当时取得成本入账,而如今土地已经有很大升值;三是当前经营不善但拥有核心竞争力的公司,通过资产重组、改善管理模式等方式,公司可以重新回到正常轨道。

虽然目前金融街、新黄浦和农产品的新晋股东尚未对上市公司经营管理、公司治理等方面提出要求,但今年以来股东通过买入上市公司寻求话语权的案例已频频出现。泽熙投资已经先后大比例入股工大首创、黔源电力、宁波联合等上市公司,并作为重要股东提出了临时提案,提名董事候选人或者要求调整利润分配方案。这种高调谋求介入上市公司决策的投资方法,引起了市场关注。即便是温和的公募基金阵营,近年来在双汇发展、格力电器、大商股份、上海家化等多家上市公司涉及重大决策和公司治理方面,也有积极表现。